" /> 荒野行动pc键盘没反应: 2019年錦繡非遺走訪:徽墨 - 荒野行动最新兑换码2018|荒野行动pluspc下载
行業新聞

2019年錦繡非遺走訪:徽墨

文博會時間:2019-05-24 17:33:13編輯:趙輝來源:


我要分享:


前言:文房四寶中的“墨”特指的是徽墨,因產于古徽州府得名?;漳磧?quot;落紙加深,萬載存真"之譽。其具有色澤黑潤,入紙不暈,歷久不褪色、馨香濃郁、防腐防蛀、造型美觀、等特色,為書畫家必備佳品,雖歷史悠久自南唐,盛于兩宋、明、清。

“錦繡”是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的一個系列專題和公益項目,一直致力于成為鄉土中國之美、傳統中國之美、非遺中國之美的傳播者。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人類的生命記憶,是人類創造力的精神源泉,是一個民族的重要標識,承載著一個民族或群體的文化生命密碼。

2019年度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攜手渤海銀行聯合發起“錦繡”——2019中國貧困地區發現之旅。在萬物復蘇、綠柳成行的3月,走訪再次開啟。

第六站:千錘百煉方出好墨

中國人把筆、墨、紙、硯合稱為文房四寶,不過“墨”這個字在今天容易被想象為墨汁,但其實它的本意是固體的墨——墨條、墨塊或墨錠。傳統的制墨方式現已不多見,好在安徽歙縣等地有一些工廠保留至今。

在一家墨廠的制模車間里,發出一股略微刺鼻的膠味。十來名工人的工作臺沿著靠窗的位置,由近及遠排成一列,每個工人在埋頭干著自己的活?!澳鬩豢薊峋醯貌淮蠛夢?,聞一會兒就會習慣了,因為這種膠是從動物骨頭、皮上取來的,不是化學的?!敝苊籃槎暈宜?。

這是安徽歙縣的老胡開文墨廠,躲在歙縣古城邊的一個小街邊,但它竟是全國最大(也是全世界最大)的徽墨廠。年過六旬的周美洪是墨廠的廠長,也是徽墨工藝的國家級傳承人,從事制墨的年頭已有40多年了。

老胡開文墨廠的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到一個叫胡開文的人,他是清代乾隆年間的著名徽商,以制作和銷售徽墨聞名。如今,廠里還留著一塊古老的匾額,是當年胡開文開墨店所用的。算下來,這個工廠的歷史可以溯至230年前。

徽墨顯然不是中國墨的起源,但卻在數百年來,一直代表著墨的最高品質。筆、硯、紙這三件文房用具,不同產區之間還能有個較量,比如硯臺就能分出個“四大名硯”來。但墨卻沒有“四大名墨”,最好的墨都在徽州,無需比較爭辯。只有在徽州內部,才分出不同的制墨流派,而胡開文是清中葉以來的最重要脈絡之一。

徽墨的崛起和興盛,原因是多方面的,而材料和人才是其中的關鍵。一方面,徽州地區處于貧困山區,生態環境好,有上好物料。如周美洪所說,這里有著全世界范圍內制墨的最好材料,比日本的還要好?!叭氈救聳俏吮;せ肪?,不舍得砍樹,但就算他們舍得砍樹,材料也沒有我們徽州的好,現在日本仍從中國大量進口徽墨?!?/p>

另一方面,徽商在明清兩代的崛起,幫助徽墨走向了全國和東亞各國?;罩蕕厙從兇排ê竦木檀?,多數父母會在孩子少年時就送去外地學手藝。胡開文也是從徽墨的學徒做起,產銷兼顧,后逐漸做大?;丈討厥由桃檔賴?,在徽墨制作上材料、重量都給足了,深得使用者信賴。

周美洪介紹說,制墨是一個體力活,工人們得先把已經和了天然膠的墨泥放在鐵鍋里蒸,受熱的墨泥會變軟,然后再拿出來捶打,以讓各種原材料充分混合。熱氣蒸騰中,工人們各自掄著七八斤的鐵錘,對著柔軟的墨泥一頓打,發出沉悶的撞擊聲。為了讓墨中的各種材料充分混合,每一塊墨在做好前,大概要捶打200次左右。

錘打過的墨泥,就像被活過的面,變得更“筋道“了,柔軟而不易拉斷。工人會從中揪出一些小塊來,放到天平上精準地稱重后,才放到桌臺上搓成圓條,然后趁熱裝入一個木制的模具中,壓制成理想的形狀。模具的上下部分還帶有雕刻,它們會將圖案印到墨條上。如果把墨泥的黑色想象成為白色,你一定會覺得壓制墨條的過程和打年糕的過程非常類似。

等到模具中的墨條溫度冷卻下來,硬度就會上升,這個時候就可以把模具敲開,將其中的墨條取下來,再用鐵剪刀進行修邊。這樣,一根墨條就成型了。然而,這只是剛開始而已,距離墨條能夠真正使用,其間還有經歷大約半年時間的陰晾,讓墨條中的水分緩慢而自然地干透。

當壓制好的墨條積累到一定的量后,工人們會將它們搬到專門的陰晾車間里。在那里,成千上萬的墨條正在沉默地等待干透的狀態,如同在漫長的沉睡中靜候蘇醒。

陰晾的過程極為漫長,一般一兩的小墨條要存放四個月到半年,如果更大的重量,或者遇到長時間的陰雨天氣——這在徽州地區是很常見的,陰晾的時間還需要更長。

完成了漫長的陰晾以后,就來到了描金的流程。這個流程的工人,都是清一色的女性,她們一邊熟練地在墨條上描金,一邊聊天說笑。墨是純黑的底,在上面畫上金色、銀色、紅色等,都會極為顯眼,這是對墨本身的裝飾。至此,一塊墨條終于做好了。

雖然墨汁在今天已經非常流行,但相比而言,墨塊依然有它的不可替代性。墨的主要成分碳元素,具有很強的穩定性,可以讓書法、畫作等作品維持長久的時間而不褪色。周美洪說,“書畫家如果平時寫著玩的,他是可以不用墨塊的,但如果要進行一個重要作品的創作,他就不會用墨汁,一定用墨塊的?!?/p>

從胡開文到周美洪,這230多年里,一代代的徽商一直致力于徽墨的發展和傳承。周美洪面對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,中國人跨越了從毛筆字到硬筆字再到電腦輸入的多次書寫革命,但周美洪對徽墨的發展一直保持著謹慎的樂觀。如今,他的兒子周健,也已投身到徽墨的傳承中了。

錦繡,致力于成為鄉土中國之美、傳統中國之美、非遺中國之美的傳播者。